陈律师:023-67032679
Previous Next

刑事辩护

时间:2020-08-01

5月7日,小鹏汽车旗下公司广州橙行智动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橙行智动”)发生工商变更,注册资本由2529.5万人民币减少至1460.9万元人民币,减少约1068万元,减少比例高达42%。

对此,5月11日,小鹏汽车表示“此次减资仍属于集团海外重组的一部分,得到了所有股东的大力支持,目前我们的业务发展和长远战略均得到董事会和股东的一致赞同。”

早在今年2月19日,河南省战新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和肇庆市高新区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退出广州橙行智动股东行列,广州橙行智动的注册资本也从3838.3万元减少到2529.5万元。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广州橙行智动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月,法定代表人为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夏珩,广东小鹏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持股40.53%,为广州橙行智动最大股东,法定代表人同样为夏珩。

而在一系列注册资本减少背后或许是小鹏汽车发布第二款量产车型小鹏P7后的新一轮战略。

4月27日下午,小鹏汽车举办线上发布会。作为这家创立于2014年的企业推出的第二款量产车型,小鹏P7从发布会的庞大阵仗中便显而易见,定位于智能轿跑。

新品发布会上,小鹏专门和B站合作推出了长达24个小时的带货直播,AI语音助手小P二次元形象开场,邀请军事评论家张召忠、庞博及一些知名UP主为其进行预热,而这也是国内新造车势力以直播方式发布的第一款轿车。

蔚来汽车的CEO李斌在祝福视频助阵小鹏P7:“如果你要买SUV可以选蔚来或合创,但如果你要买轿车,那一定要选P7。”

发布会后不久,一汽大众的官方微博也为小鹏汽车打起了广告,要知道一汽大众此前曾确认今年将有两款纯电轿车投放到市场。

小鹏汽车显然是以最大的努力为其第二量产车型小鹏P7造势。同时,小鹏汽车董事长兼CEO何小鹏也在发布会上频频“点名”特斯拉,欲与特斯拉试比高。

在发布会上,何小鹏数次将小鹏P7对标特斯拉的Model 3,也多次将各项产品参数直接对标特斯拉Model 3。他表示,在中国,P7可以做到最好的辅助驾驶。

“在放倒后排座椅后,P7的后备箱扩展容积达到915L,与Model 3的865L相比多出50L,优势非常明显。”何小鹏称,“目前,我们的最大续航里程为NEDC工况下的706km,已经相当于部分燃油车型一箱油的使用里程,超越了特斯拉Model 3,成为中国续航最长的智能汽车。”

价格方面,何小鹏称,P7将在今年6月底陆续启动交付,起售价为22.99万元,其中,四驱高性能补贴后售价33.99万-34.99万元,后驱超长续航售价25.49万-27.69万元,后驱长续航售价22.99万-25.99万元。

但就在小鹏P7亮相的前两天,特斯拉和小鹏汽车的商业纠葛被再次提起,这一场新能源汽车的“商战”远没有结束。

2019年3月21日,特斯拉对前Autopilot部门核心工程师,现小鹏汽车自动驾驶摄像感知团队负责人曹光植提起诉讼,指控曹光植窃取了该公司自动驾驶系统的机密,即Autopilot的源代码,并称曹光植向自己个人的iCloud账户上传AP相关源代码的完整副本,总计上传了超过30万个与Autopilot相关的文件材料,并且在其加入小鹏汽车后仍通过多个设备访问源码文件。

而小鹏汽车快做出回应:“在曹光植入职前后,公司并未发现存在特斯拉所声称的任何可能违规行为。”

而曹光植在2019年7月份的加州北区法院庭审陈述中,承认在2018年底向个人的iCloud账户上传了包含Autopilot源代码的zip文件,但否认了将任何特斯拉自动驾驶相关的商业机密转移至小鹏汽车,也从未使用过这些机密。

而后,虽说小鹏汽车个提供了从2018年11月份到2019年11月份这个时间段中涉及到曹光植的自动驾驶源代码,但这并没有消除特斯拉的不满。

2020年4月13日,特斯拉的律师向法院提交的报告,称特发现曹光植的证词与调查结果不一致,故而提出扩大调查,诉请法官裁定令小鹏汽车公布自动驾驶源代码等核心信息。

4月25日,小鹏汽车发出声明称,特斯拉提出要求小鹏汽车提供全部源代码等“诸多无理要求”,并称:“特斯拉所极力表现出的一切尝试,都显示出对一个年轻竞争对手明显的霸凌行为。”

此外,据相关报道,小鹏汽车已向美国法院提出反驳动议,要求撤销特斯拉上述扩大调查的决定,两者“商战”听证还于5月7日在美国举行,由法院决定是否会同意特斯拉的诉请。但目前仍未有消息传回。

小鹏汽车有喜也有忧:一方面,是新车小鹏P7上市的喜悦,另一方面,是深陷特斯拉诉讼的“商战”中。

而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快速发展,竞争必将越来越激烈,唯有发展核心技术,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