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023-67032679
Previous Next

刑事辩护

时间:2020-07-30

7月15日,广东深圳警方针对女子就餐时杯中遭同行男子下药一事,发布相关通报,称该男子已涉嫌强奸罪被刑事拘留。

有很多人不太理解,该男子的下药事实虽是真的,但因为店员的及时出手,也没有对女生进行任何行为,在萌芽状态就被“消灭”了,也没有对涉事女生造成任何伤害,怎么就涉嫌强奸罪了呢?

首先,需要阐明的是,在该起事件引起关注前,事主朱某便已报警处置。什么意思?也就是说,该起事件从报警那一刻,便进入到了警方的正常工作流程之中,从办案角度来说,公安机关也势必需要查清:该案到底是无法追究责任,还是行政处罚的治安案件,还是涉嫌犯罪的刑事案件。当然,最核心的是要取得嫌疑人赵某的口供。果不其然,7月14日将赵某抓获后,7月15日便发布该通报,称其涉嫌强奸罪。当然,这里赵某在公安机关的供述,直接决定了案件的定性及走向。

那就需要着重判断,赵某的行为是否符合认定强奸罪的条件,当然还涉及犯罪形态的认定,是犯罪预备,还是犯罪未遂,抑或是犯罪中止。一方面,警方之所以以强奸罪立案侦查,律师猜测,大概率是取得了赵某关于主观意图的相关供述。另一方面,如果赵某坚持辩称自己只是单纯为了寻求刺激,并无任何其他不法的主观目的(比如强奸、猥亵、故意伤害等),那强奸罪的认定,在主观要素上可能就存在障碍了。

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及司法实践,强奸罪的犯罪构成,一般有两个条件:使用强制手段和实施奸淫行为。在强制手段上,可以是实施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这里的“其他方法”就包括了使妇女昏迷、醉酒等手段。

具体至深圳的该起案件,下迷药的男子赵某,如果具有性侵意图,趁朱某离开餐桌取餐时,向其水杯中下迷药,那其下迷药的行为,实则就是“其他方法”的一种,那么是不是属于强奸罪的着手行为呢?

从强奸罪的认定逻辑上,强制手段是实施奸淫行为前的实行行为,那强制手段一旦实施,是不是就意味着会对被害人产生现实、紧迫的危险呢?这个还不能一概而定,要视具体情况而定。比如,甲意图强奸乙,知道当天晚上有机会和乙一同喝酒,便提前准备好了下了迷药的饮料,准备晚上趁机给乙饮用。此时,甲确实实施了其意图实施奸淫行为的先前强制手段,但是该强制手段,在甲未离家,未与乙实际接触,乙也没有现实可能随即饮下含有迷药的饮料的情况下,甲的先行强制手段并未对乙产生现实、紧迫的危险,此时就构不成犯罪的着手。

在深圳该起案件中,事主朱某在与赵某同桌共餐过程中,朱某随时都有可能(且该种可能性近乎100%)的情况下,其下迷药的行为就对朱某产生了现实、紧迫的危险,应认定为犯罪着手行为。加之其主观上具有性侵意图,应属涉嫌强奸罪。但又因店员的介入行为,导致赵某未能得逞,那应属犯罪未遂。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