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023-67032679
Previous Next

刑事辩护

时间:2020-04-08

3月14日,北京东城区一超市内,因提醒郭某某佩戴口罩,72岁段某某遭到殴打。六天后,老人因颅脑损伤救治无效死亡。经调查,打人男子系刑满释放人员,多年前因杀害自己的女友而被判无期徒刑,后经过九次减刑,于19年7月24日获释。

为其故意杀人罪辩护的钱列阳律师在知晓郭某某打死老人后,数次发朋友圈表达难过、震惊,并诘问:“我们缺失在了哪个环节?”他认为,这个案例或许暴露出对于服刑犯人心理疏导、教育上的一些问题。

经常看到有人提问,明知对方罪大恶极,律师为何还要替其辩护?随之得出律师眼里只有钱的结论。希特勒时期屠杀犹太人,要求每位警察每天抓七人送进监狱,刚开始的时候任务很好完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工作越来越难。一位警察临近下班时只抓到六个人,正为无法完成任务而痛苦,突然发现加上自己正好七人。

以上只是小故事,但反映了一个问题:律师不为犯罪嫌疑人辩护,当你被公安抓捕时,也不会有人替你辩护——不受监督的公权力会肆意膨胀。

就案论案的看,律师只是在为个案辩护,但从整个国家角度看,因刑事案件对证据的要求是“排除合理怀疑”,律师辩护过程中的不断挑刺、不断发现、“挖掘”承办人员办案过程中的瑕疵,能促进司法机关办案越来越规范,也能发现司法机关在办案过程中忽视的问题。

——既然是罪大恶极的罪犯,司法机关的证据必然能做到充分、扎实,更应该经得起律师的质证。司法机关的证据连律师质证这一关都过不了,如何能认定公安抓获的人就是罪犯?

本案也不应苛责辩护律师,在法院认定郭某某有罪的情况下,律师的辩护空间也就只有自首、坦白、主动赔偿、认罪悔罪态度方面了。与其责难律师,不如倒查如此暴躁的郭某某,是怎么多次获得减刑的。

不得不承认的是,在认罪认罚如火如荼开展的今天,在司法机关办案过程日趋规范的今日,律师的辩护空间着实越来越小。

《刑法》规定的刑罚的目的是“为了惩罚犯罪”“用刑罚同一切犯罪行为作斗争,以保卫国家安全,保卫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为了实现刑法的目的,刑法规定了各种刑罚方式,谋求通过限定罪犯的行动自由、财务损失等方式来实现。

目前理论界更倾向于认为刑法最主要的目的是预防犯罪而不是打击犯罪,但从《刑法》规定来,刑法的目的依然是打击犯罪。

就本案而言,郭某某杀害女友的犯罪行为确实得到了惩罚(不考虑服刑期减刑),但这种惩罚的效果好像并不太好,并没有使其警醒,避免二次犯罪。

从本案亦可得出,如若刑罚的目的只是单纯的惩罚犯罪,那只是“治标不治本”“就事论事”,依然会出现出狱后再次犯罪的情况——因其思想观念并未发生变化,甚至某些患有暴躁、易冲动等生理疾病患者也未得到根治。

思想是最难琢磨的,假设郭某某的九次减刑均合法合规,至少反映了其在监狱认真接受改造、主动劳动,未有暴力行为——从其在监狱服刑情况下,其已经认识到自身错误,并确实不会再犯罪,但这显然无法真实反映郭某某的心理状态。

同样,也需要社会对刑事处罚完毕的人员更多的宽容,能善待与积极接受这群人,帮助这群人尽快适应社会环境。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