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023-67032679
Previous Next

社会法制

时间:2020-06-01

这这这……去年10月才为女儿的抚养费和抚养权闹上法庭,鹰眼Jeremy Renner和模特前妻Sonni Pacheco又开撕了。

又是一对官司比婚姻还长久的前任夫妻,离婚都已经6年,目前的最近进程是:Jeremy指控前妻挪用女儿信托基金的钱,Sonni Pacheco指控鹰眼霸凌。

Jeremy和Sonni两人2012年在温哥华《碟中谍4:幽灵协议》片场认识,女儿Ava 2013年3月出生, 2014年1月结婚,短命婚姻维持不到一年,14年12月女方提出离婚。

离婚从一开始就充满火药味:根据当时的法庭文件,加拿大籍的Sonni要求鹰眼归还她的护照、出生证明和社保卡,还同时要求废除婚前协议,并申请获得女儿Ava的监护权和赡养费。

因为2017年~2018年鹰眼的年收入有1140万美元,抚养费从2018年4月开始涨到了3万美元,同时他还额外追加支付了29.2万美元。

事情到这里应该落下帷幕了,谁料到19年9月,Sonni向加州高等法院申请对女儿的单独监护权,理由是女儿和父亲在一起生活有极大隐患。

不过,鹰眼当时就对这些说法全面否认,他表示自己已经接受3个月的随机药物检验,结果都是阴性;为了更好照顾女儿,他一直聘请心理健康专家来监督他和女儿的相处过程,而前妻的指控都是捏造的,目的就是为了涨抚养费。TMZ也加码爆料,称在这段不到一年的婚姻里,Sonni常常和朋友吹嘘自己“钓到了一个复仇者”。

这里插一句:两位对对方的私生活指控持续了大半年了,真实性至今从未得到法庭指派的儿童监护权评估师或是协调员的证实,所以还得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可事情至此,双方都已经是撕破脸皮,鹰眼只能请出发言人统一回复:“女儿Eva的幸福一直是、也将继续是Jeremy的主要焦点,一切交由法院决定。”

可为什么法院宣判还没下来,今年2月份,鹰眼和他的律师也和Sonni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两个人咋又撕起来了呢?

今年3月下旬,鹰眼以新冠疫情收入大减为由,向法庭申请将女儿每个月的抚养费从3万美元减少到1.1万美元。

没想到,在此期间鹰眼发现,前妻在过去2年里陆续从7岁女儿Ava 的信托基金中转走了5万美元到自己个人银行账户上!于是这个月,他向法院正式递交文件表示抗议。

《人物》周刊报道,根据鹰眼递交的法律文件, 2019年4月,前妻在发给鹰眼业务经理Jeffrey Jacobs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承认自己“转移”了资金,在同一个月,她从女儿的信托基金中转移了1万多美元到她的个人支票账户。在2019年8月和9月,Sonni又从信托基金中分别去了2万美元和1.2万美元支付律师费用,此外Sonni还被控多花了1万美用于支付房产税。

根据法庭规定,从未成年人信托账户中转移资金是违法的。女方对此的回应是:“我转钱是为了维持我的生活,为女儿的生日派对、圣诞购买礼物等等,因为我所有的积蓄都花在了请律师打官司和请儿童监护权评估师上。”

可是,花不属于自己的钱就是这么狼狈,且违反规定就是触碰了红线,要通过法律程序自证清白又要花上一大笔费用,这一个死循环。

更何况,跟一个快40岁才熬出头、曾经落魄到星巴克蹭水的男人谈钱,这一分一毫都是用血泪搏来,姑娘可真是不自量力。

1971年出生在加州莫德斯托(Modesto),鹰眼的父亲是保龄球馆老板,十岁时父母离婚,之后各自成家,算上鹰眼开枝散叶了7个孩子,Jeremy是老大。

高中毕业之后,他进入在莫德斯托大学(Modesto Junior College)学习计算机科学和犯罪学,之后因为选修的一门戏剧课,他决定从事表演工作。

从独立电影开始,直到2008年的《拆弹部队》才尝到走红滋味,提名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时已经39岁;2010年的《The Town》,再提名一个奥斯卡最佳男配角。

得益于漫威复仇者联盟系列的巨大成功,鹰眼的电影总票房达到98亿美元,也是演员中的佼佼者。

2010年,Jerymy主演的《拆弹部队(The Hurt Locker)》提名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典礼当天他家里停水了,鹰眼只能跑到最近的一家星巴克刷牙洗脸。

最终,《拆弹部队》在第82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拿下最佳导演、最佳影片和最佳原创剧本的大奖。

当演员收入微薄,鹰眼在成名之前,兼职和朋友一起做房地产投资人,曾经花了65.9万美元买了第一套房,稍加装修后数月,就被一对夫妇以90万美元的价格买走,之后在演戏之余,鹰眼依葫芦画瓢倒腾了十多套房产。

因为心不大也沉得住气,他最终回报都相当可观。利润最高的是2007年以700万美元买下的一套洛杉矶霍姆比山(Holmby Hills)豪宅,请来名设计师改造,2013年被买家以2400万美元价格成交,赚了1700万美元。

抛去多年维护成本和税费,依然收入非常可观,后来鹰眼在接到洋酒广告时,还情景重现了一把。

社交媒体上也能看得出:倒腾房子顺便挣钱是他的乐趣所在,前不久还上装修改造节目《Celebs IOU》(差不多就是我们这儿《梦想改造家》之类的节目吧),节目组还表示:有一半以上装修方案都是鹰眼的主意,足见他的专业。

真正让我震惊的还是前妻Sonni。离婚六年了,一个月领上万美元的日子过了六年了,离婚时才23岁,如今也不过29岁,这六年时光过去,她竟然一点长进也无,进娱乐圈时就没有什么背景,离婚后也没有任何个人事业,从头到尾可以叫嚣的资本有且只有一个女儿,如今因为动用女儿信托基金被抓包,这最后本钱都可能蚀了去,怎不叫人感慨?

英语里把为了获取物质利益才约会或结婚的人(我觉得不分男女)称为“gold digger”,按照女方原本的如意算盘,是希望拿到监护权,抚养费还要男方出,但是就算如此,女儿的抚养费最多给到18岁成年,之后这漫长岁月里你自己要靠什么本事过活呢?

这段婚姻残酷的地方就在于,一个以为自己挖到了金矿,一个以为找到了让后代基因更优越的漂亮乖巧老婆,结果双方都不满意。

本想着因为找到明星当老公就可以过上镁光灯下的浮华生活,没想到条条框框都是牢笼;想挣脱,自己手里仅有的几个钱摔地上都听不到响。

争夺抚养权时,Sonni才明白这是一条不归路:“我不得不寻求法律帮助,接受孩子监护权评估,现在又要请一位父母计划协调人,这可不便宜。”

但好走的路都是下坡路啊,如果生下大明星孩子的那一刻即是人生巅峰,此后的旅程只能急转直下。

已经是2020年,一个29岁的漂亮姑娘成了伸手要钱的离异妈妈,还处处得不到尊重和认可,这昂贵的代价希望更多女孩看到。

欢迎关注“天使爱米粒”,本订阅号图片来自网络,文字原创,禁止未经许可的转载,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