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023-67032679
Previous Next

社会法制

时间:2020-04-30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曝光的多个案例中,澳大利亚最大的收债公司,上市公司Collection House Limited旗下的Lion Finance成为“众矢之的”。

伴随一系列收债丑闻的传出,为避免皇家委员会调查效应的严重后果,银行业出台了债务出售新的指导原则。

金·福雷斯特(Kim Forrest)和她的丈夫史蒂芬·福雷斯特(Steven Forrest)夫妇俩的日子虽然一直过得很紧巴巴的,但是倒也相安无事。如果日子这么过下去,他们也能顺利退休。

接下来,福雷斯特太太才搞清楚,如果在21天之内拿不出数千澳币,那么夫妇两人名下唯一的资产(即住房),将交由受托人进行管理并出售。

金·福雷斯特今年55岁,曾经是一名厨师。她的丈夫同年,是一名卡车司机。两人在纽卡斯尔郊外的公屋中一起拉扯大了5个孩子,并在40多岁的时候买下属于自己的一处小房子。

大约在5年前,夫妇两人使用带有免息期的信用卡购买了床和洗衣机。随后几年,他们一直有用这张信用卡。但是当免息期过后,他们开始必须支付接近30%的利息。

后来,福雷斯特太太由于受伤无法工作便一直失业在家,家庭财务状况也开始捉襟见肘。除了房贷外,他们还要应付各种账单。

福雷斯特太太说道:“这非常非常艰难。我的意思是多年来我们一直是两份工资,但是现在只剩下我的丈夫一个人挣钱,真的很难。”

收债机构通常会向银行支付少于负债面值的钱,以换取追回全款的机会。对于银行而言,他们已经获得了一部分偿款,而不是全部减值或长时间等待欠款人还款。

在收债机构接管了这对夫妇的负债之后,福雷斯特太太又开始重新还款,每个月还50澳元。

但是到了2018年9月,上市公司Collection House Limited旗下的Lion Finance开始采取法律行动来一次性收回这笔负债。

北领地议员杰夫柯林斯(Jeff Collins)是一名律师,同时也是强烈呼吁改革收债行业的一名活动人士。

他的故事和其他许多故事一样:婚姻破裂、债务激增和他没能掌握的信用卡。尽管他以前遇到过财务麻烦,但是Lion Finance的处理方式还是让他措手不及。

几年前,柯林斯信用卡逾期,最多的时候欠了5,950澳元。2014年3月,西澳银行(BankWest)将他的债务卖给了Lion Finance。

但是就在两年后,在还款谈判失败后,Lion Finance将他告上法庭,后者裁定每两周从他的工资中扣除100澳元。

当他于2016年8月当选为北领地议会议员时,他告知了Lion Finance公司这一情况,并开始正常还款。

但是,柯林斯说:“我没有收到书信,也没有通讯,也没有电话,直到2017年8月收到破产通知,这太意外了,因为我一直在支付分期付款额。”

随后,柯林斯在法庭上提出了对破产提出了质疑,并还清了他的债务,加上利息和费用,他的债务达到近13,000澳元。

自从公开发声以来,柯林斯表示来自澳大利亚各地与自己有相同经历的人都主动和他联系。

他说:“他们的共同点都是对负债存在争议,但是他们觉得从来没有人愿意听听他们的心声。”

“我并不认为自己特别脆弱,因为我具备挣钱能力。但是,对于很多其他人来说,这一定要困难得多。尤其是遇到像Lion Finance这样的追债公司,这种强压策略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他说:“这是消费者信贷真正需要进行审查的一个领域,尤其是考虑到陷入此类困境但并非有意赖账的人数不在少数。”

“生活中会发生各种各样的事情。人们有可能在那种情况下陷入困境,但是没有人愿意破产,没有人愿意经历这个过程,也没有人愿意被拖上法庭。”

去年,当地消费者权益组织开始发现,越来越多的求助人表示自己因为小额负债遭到法院起诉。其中,绝大多数求助人都指向了收债公司Lion Finance。

金融权利法律援助中心(FRLC)律师卡伦·考克斯(Karen Cox)说道:“和市场上其他收债公司相比,Lion Finance使用法院起诉破产程序的频率要高得多,这一点令人震惊。”

就上一财年提起的破产案件数量而言,Lion Finance公司仅次于澳大利亚税务局(ATO)。不同的是,ATO申请破产的人数从从2015/16财年的1,215人减半至上一财年的543人,而Lion Finance的同期案件数却从182人增加到512人。

Lion Finance母公司,Collection House Limited (ASX: CLH)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收债公司,为机构和个人提供信贷管理、收集和客户服务解决方案。

该公司目前拥有8个业务单位(包括文中提到的Lion Finance),服务项目涵盖债务催收和应收账款管理、法律服务,包括破产管理、金融服务和领导力培训等。

根据Collection House于8月30日公布的2019财年的全年业绩,截至2019年6月30的一年内,收入与增长了12%,达到1.611亿澳元,税后净利(NPAT)增长了18%,达到3070万澳元。

同期,每股收益(EPS)增长16%,录得每股22.3澳分。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税后净利比彭博分析师估计的2488万澳币高出了大约23.4%。

值得一提的是,在公司的财报中,Collection House描述了其如何“加强”法律程序,以及如何对绝履行义务客户采取“坚定但公正的立场”。

当然,在媒体曝光Lion Finance的强压收债策略后,Collection House Limited发布申明称,,公司已经从今年10月将启动强制破产程序的门槛提高至2万澳元。

另外,它还实施了其他审批规定,“因此,任何还款客户或使用财务顾问的客户都不会面临来自Lion Finance的破产申请书”。

考克斯进一步解释道:“一般情况下,只有在债务人拥有房屋之类的资产时,债权人才会使用破产程序。”

个人破产后,名下的财产将由受托人接管并出售以偿还债务。在这个过程中,受托人会向负债方收取数万美元的费用。

考克斯说道:“应将破产程序作为最后的手段,因为破产程序对债务人的影响是深远的。”

例如,未经受托人许可,他们将无法出国旅行(类似于国内的失信人名单),在某些情况下,他们的就业可能受到限制。

澳大利亚金融咨询委员会(FCA)的菲奥娜古思里(Fiona Guthrie)表示,“这个门槛是政府的问题。令人高兴的是,银行业和社区已呼吁政府对目前实施的5000澳币破产门槛进行审查。”

“5000澳币就强迫某人破产真的很荒谬。从目前的信贷情况来看,我们认为5万澳币才合理。”

鉴于媒体有关报道“非常令人不安”, 澳大利亚多家银行表示正在就出售债务给收债公司的方式进行重大变革。

本周,澳大利亚银行业协会(ABA)表示已经启动了“加强保障措施的重大举措”,旨在保护弱势客户的权益。

根据新的行业指导原则,银行被要求在出售债务前主动帮助客户找到解决方案,例如重组、合并和困难支持举措等。

如果某个客户存在持续的弱势情况,银行将不得出售债务。同时,在客户存在异议的情况下,银行也不得出售债务。

澳大利亚金融咨询委员会(FCA)的菲奥娜古思里参与了行业指导原则的咨询过程,并表示新的银行政策纳入了重要的保护措施。

他说:“这是一个非常紧急的问题。因此我们很高兴看到这些指导原则的引入。因为它们正在试图解决真正的不合理、不公平和不道德的收债问题。”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