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023-67032679
Previous Next

劳动仲裁

时间:2020-06-10

于海义用水果刀造成吕某死亡的第423天,此案没有当庭宣判,于海义的母亲回家后,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他的孩子也很久没有去上学了。

于海义的律师殷清利被死者家属堵在法院门口,一群人围着他骂,两名男子掐住了他的脖子,他们大喊:“残疾人就能杀人吗?为杀人犯辩护的律师也没有好下场!”

于海义出生在辽宁省抚顺市石文村,家里一家四口,父母是普通农民。父亲早年一直卧病在床,前几年去世了,母亲身体不好,姐姐患有残疾。于海义过早地进入社会打工,承担起了赡养母亲和抚养儿子的重担,但是因为读书少,一直混迹在社会底层。

2014年,于海义遭遇车祸,13处骨折,落下残疾,弟弟在车祸中大脑受到刺激,股骨头部位钢板在体内留放了5年。2017年,于海义接受将胆摘除的手术,全家欠债30多万。

之所以选择成为一名按摩师,是因为这里可以坐着工作,这家足疗店位于一栋家属楼底层,闭店之后成为员工宿舍。于海义住靠近大门的一楼,两名女同事住二楼。

2018年9月8日凌晨2点,于海义被一阵急促的砸门声惊醒。黑暗里,他试探着走到门前,发现一名身材结实的中年男子正在砸门,好像还喝醉了酒。

于海义壮起胆子,告诉他:“已经停止营业,休息睡觉了”。对方没有停下砸门的动作,大喊:“开门!不开门整死你!”黑暗里,于海义看不清他手里是不是拿着什么东西,好像是一块砖头,就在这时,上了锁的大门已经被对方撞开了一条缝隙。

于海义眼里,对方是结实魁梧,喝醉了酒的中年男人,好像拿着砖头正在撞门,叫嚣着要整死他。而自己是一个44岁的残疾人,全身只有一条内裤。

接下来的事情发生在不到一分钟里,于海义随手抄起桌上一把水果刀,对方拧开了门锁破门而入,扑上来两人就开始发生厮打,于海义的刀扎到了他的肚子上。

女员工听到动静下楼,看到一个陌生男人坐在地上,嘴里一直在骂着什么,没多久就倒在地上。

殷清利认为,于海义事后用毛巾帮他止血,主动拨打了110和120,还垫付了医药费,救助积极。事发时吕某拽门的动作越来越大,甚至导致监控视频信号一度暂停。对方破门后,于海义一开始有后退动作,还被推到撞到冰箱。虽然检方表示吕某并未持武器,但判断时也不能“唯工具论”,对方徒手,你不能用棍棒,对方持棍棒,你不能用刀具。

此次庭审中检方提到,事发前吕某确实有过饮酒行为,但数量不明确,因此其事发时是否属于醉酒状态是此次庭审的争议点。殷清利认为,吕某患有糖尿病,但事发后并未进行酒精含量鉴定,难以判断其最后的致死原因。

于海义从医院逃离后,得知吕某“救不过来了”,他心灰意冷,来到父亲坟前决定“以命抵命”。他在电话中告诉儿子小凯,要听妈妈的话,孝顺姥姥。他说:“我好像杀人了,我也不活了”。小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让他放弃了自杀念头,投案自首。

庭审结束后,殷清利在法院门口被受害人家属围堵、辱骂、威胁。他们群情汹涌,大喊:“我们会不断上诉,让杀人犯在里面待一辈子!”还有人对殷清利说:“你今天回不了北京!”

小凯今年18岁,已经辍学在家了。在他眼里,父亲敦厚温和,从不跟别人起冲突,唯一一次红脸是小时候因为调皮被打了一巴掌。村民眼里,于海义身残志坚,签署了一份联名证明书。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