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023-67032679
Previous Next

法律文书

时间:2020-05-08

近来天猫总裁的瓜被广大网友们吃得沸沸扬扬,在霸道总裁各种操作走位的背后,网友们看到了资本力量的同时也关注着一个问题,如涵控股作为阿里唯一投资的MCN机构,究竟阿里在投资该项目时作为阿里高管的蒋某是不是存在利益输送,相信经过阿里公正的调查后,会给吃瓜群众们一个交代。

无独有偶,国资委于2020年3月16日发布了《关于做好2020年中央企业违规经营投资责任追究工作体系建设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围绕央企进一步加强追责职能部门建设、严肃查处违规经营投资问题等作出具体安排。

国有企业违规经营投资追责制度一直是悬在国企经理层上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霸道总裁”并不好做,权力越大责任越大。现我们就读者关心的一些国有企业违规经营投资追责制度相关问题,邀请到阳光时代律师事务所国企混改专家明律师进行解读如下:

(1)通知中提出要加大中介机构聘用劳务费等相关专门经费投入,作为追责问责的依据,比起之前强调内部追责职责和流程的完善,外部的专业调查和监督将越来越重要。

(2)此次通知提出了实行违规经营投资问题线索台账管理,明确对于企业受理的违规经营投资问题线索,进行初步核实和分类处置,并根据国资委、集团公司、子企业不同受理范围进行了细化。

(3)通知中多次强调对追责工作责任主体要进行全级次企业的覆盖,足以见得对于国企经理人违规经营投资的追责力度更大,覆盖范围更广。

(4)《意见》提出:“建立完善对经营投资行为事前规范、事中检查、事后追责的工作闭环”,强调事前防范、事中检查与事后追责同样重要。

对国企经理层的违规经营投资追责制度是不是有悖于构建国企经理层容错纠错机制的要求?

两者并不冲突,并且有机结合,国资委一直在强调落实“三个区分开来”的举措,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既要防止追责不力,又要防止追责泛化和简单化,我们可以看出,对国企经理层的经营投资追责的内容更多的在于国企经理人存在主观上故意(关联交易、利益输送、明知故犯等)或过失的层面,这种过失不同于“三个区分开来”中因为改革创新、探索转型、先行先试的无意过失,更多的是倾向于因为盲目自大、管控不到位、没有正确履职、履行审批手续不到位、越权等行为而产生的责任,恰恰是对三个区分开来的具体细化和落地措施。

(1)内控风险(管控制度、重大合同、工程建设、重要决策等)、项目投融资(股权转让并购、股权投融资、资产投资等)、企业改制(混合所有制改革、员工持股等)、资金管理等方面一直是国企违规经营投资追责的深水区,尤其随着现在国企混改的深入推进,国有企业越来越多的融入到新业态领域,对于过程中法律风险的识别和防控尽可能做到全流程覆盖,加强事前防范和事中检查的科学运用。

(2)完善集团层面”管资本“为主的治理型管控,明确治理管控边界,重点是建立健全授权放权机制,从几个方面入手,一是要建立权责清单,分类分层开展授权放权,二是下属企业加强行权能力建设,完善公司治理结构,三是加强监督管理,实现放活与管好相统一;四是建立动态调整机制,定期评估适时调整。

(3)加强公司治理结构建设,真正发挥公司法人治理结构的作用,充分听取党委会、董事会、经理层意见,依法合规地履行经营管理投资决策程序。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