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023-67032679
Previous Next

法律文书

时间:2020-05-07

昨夜读书,读到最高法院法官于同志的一本新书,认真学习了法官视角,结合之前与几位各省高院的同学之法律探讨,有所悟,受益良多。结合近期同仁和朋友前来询问,如何选择涉众案件辩护人的话题,谈一点个人体会,仅供读者参考。

曾几何时,我们为了将“找关系”的律师与技术派律师区别开来,引用了“法律工匠”之说。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这是有利于律师专业化发展的,也造就了一批业务精英,办理了很多精细化的案件。

然而,我们毕竟不是象牙塔里研究原理的学者,我们是在实践中造车的人。所以,不能机械地运用法律知识和所谓理念,还是要从“解决问题+获得最好辩护效果”入手。对于涉众刑事案件而言,“敏感意识、风险意识、化解矛盾意识”,咱们律师也应当有,而不是一味“死磕到底”,似乎在维护自己内心的“道德律”,实际上仅仅是西西弗传说里的蹩脚演员。

我们要学习法官判案的思路,从社会的角度看待纠纷和问题,考虑法官裁判时须考虑的要点;然后,逆向思维,就裁判者考虑的要点,提前做好准备工作。就像咱们小时候考试答题,文科试卷就要知道老师的评分标准,踩哪几个点,把所有的点都答到,分数自然不会低。

不宜采取1+1=2的理科思维,人心+人性,岂是简单公式就能诠释的。还记得某高校计算机研究所所长就刑事案件中因果关系判断问题,设计了一套解决方案,找我们探讨……坦率地说,刑事案件中的因果关系是依据“规范筛选”出来的,而不是科学世界里的“单纯事实”。

律师的嘴,一般都巧舌如簧,嘴笨的极少,非诉案件特别专业的细分领域除外。无论是电视剧还是现实生活中,律师似乎都是得理不饶人的刀子嘴。律师朋友也以自己能说会道为荣,甚至对于内部自己人(家人)也采用谈判的手段和心法,着实让人难受。

我倒是觉得,在当下审判实践中,在法庭上大说特说,唾沫星四溅,效果并不是很好。在我看来,这样的律师只是表演欲旺盛,演给外行人——家属看的一出独角戏,法官与检察官心知肚明,只是不愿意当众揭穿而已。

与之对应,文字功底却是很多诉讼律师的弱项;语焉不详是最大的问题。有时候拿到合作律师的辩护词或代理词,俺脑袋就大了。叙述事实没有清晰的逻辑,1234要点不突出,咋地,还让读者亲自下海去挑啊。还记得,我师父当年批评我们师兄弟,给了我们四个字:隔靴搔痒。现在想起来还汗颜。要点说不透,不解渴,不能被法官直接“黏贴使用”,这样的法律文书就不合格。

为啥题目里限定了“涉众案件”,就是尊重事实。对于简单的交通肇事、醉驾、打架斗殴等,不是太需要实体法功底。只要有办案经验,本地地缘优势强,基本就能办。

但涉众案件通常涉及的范围比较广,规模比较大,刑民交叉的概率高;因此,对于实体法功底还是有要求的。最近我在观察一位北大法学博士毕业的同事,他处理案件时,总能讲出一个不一样的法律故事,侦查机关和检察院还很买账。

后来,我发现其强大的实体法功底起了决定性作用。能够将哪些事实归到哪个要件的哪个下位规则上,从证据的角度,如何把想要突出的事实真正突出出来;这都是功夫啊,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达到的。

因此,若涉众案件或大案要案,建议家属选择受过刑法体系化训练的辩护人,也许其解决方案更多更高效。

讲实在话,水至清则无鱼,大家都懂。但涉众案件就等于把整个案子放在成千上万双眼睛之下,这些眼睛还配有放大镜和显微镜。每一个细节都会被放大,老百姓的“以讹传讹”太猛,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这种情况下,一些“能人”律师就不建议去找了,没意义。还是考虑从业务上比较熟悉,精力上比较充足,人品上比较过硬的律师群体中选择。

当然,有律师提到可以将刑事和不良资产业务一起统筹,甚至不收取辩护费用,只收取不良资产处置的提成。这种操作本身有创新的地方,笔者并不一刀切否定。

但应当注意,“人重要”还是“钱重要”还是得区别对待。如果利润点来自不良资产处置,其精力必然放在催收等领域,对待辩护部分最大的贡献是“窟窿变小”,但实际情况是“根本不会变成零”,只要还超过50万,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还是够了起刑点,该判还是要判。

最后提醒一句,辩护是低频消费,普通人一辈子也不会购买这种服务,与擅长起草合同的民商事律师提供的法律服务截然不同。所以,辩护律师更重视名望,因为名望可以带来慕名而来的客户;民商事律师尤其是非诉律师更重视服务和客户关系,因为唯有服务好才能黏住客户,下一年接着签合同。

因此,两类律师风格迥异,呵呵,飒姐这样既当常年法律顾问又代理辩护业务的,有时候有点神经恍惚,幸亏金融科技的业务很小众,还算能兼顾。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